top
“朕知道了”胶带为何能火 文化产业何时“链”

  最近,台北故宫博物院“多宝格”礼品店的“朕知道了”胶带卖得正酣,就算预定也要一个月以后才能到货。另外,在这里以典藏文物为创意的商品还有2400多种,像“翠玉白菜”“冰山一脚袜”都卖得很好;又想起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的上海迪士尼乐园,周边更是卖得抢手。但是,我们本土的创意产品又在哪里呢?

  卖疯了的“朕知道了”胶带,每卷货真价实的台北故宫版要60元左右,但却阻止不了发烧友的疯狂采购,而大陆的恶搞山寨版胶带也随之出现,价格低廉,文字多是网络流行语,居然也火了。



  早在2005年,台北故宫就策划了“知道了:朱批奏折展”,当时的导览手册封面即印有康熙皇帝满汉文朱批真迹“知道了”.随后,台北故宫研发出“朕知道了”后续产品,从文化出发,以创意为谋,目标是产品链,可谓是路径严谨、厚积薄发。可是,当时开发出的便签纸、书签、挂历、折扇等销路均不甚理想。直到今年,将其与胶带结合起来才大火。

  为何胶带能大火?康熙是中华乃至世界历史上的英主之一,他办公爱在奏折尾朱批“朕知道了”;还有,用有“朕知道了”之霸气字样的胶带来封箱子、袋子之口,相较同处行李传送带上那些芸芸素颜胶带所粘的箱子,那叫一个酷毙了!因此,北京故宫博物院今年也向全社会征集创意设计,好虽好,但已有先例,再搞雷同的策划总是输在新鲜感上。

  另外,意料之中的尴尬一幕再现:在淘宝网上,山寨版“朕知道了”不但引发淘友的抢购热潮,各种版本的卖萌胶带应运而生。这些山寨版胶带包括有“朕就是这样汉子”“贱人就是矫情”“臣妾做不到”“本宫乏了”等甄嬛体胶带纸,也有“海贼王我当定了”“元芳你怎么看”等网络热词胶带纸。怎么看都是将创意变成了恶搞,充满低级趣味。

  “创意产业其实是穷人的行业。”这是英国人说的,作为创意产业的先行之国,英国人首先体味出这个行业只要一台电脑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即可,但必不可少的则是活跃的大脑和满腔的激情。

  布莱尔主政时期,在英国的大量工业旧城里,源于个人创造力、技能与才华的活动,通过知识产权的生成和取用,发挥越来越大的创造财富与就业成效。布莱尔领导的创意产业特别工作组指导着全英国广告、建筑、艺术品与古董、手工艺、设计、时装设计、电影与录像、音乐、表演艺术、出版、软件与计算机服务、电视与广播的升级版转换。正是在这一背景之下,J·K·罗琳坐火车穿越英格兰冒出了“小魔法师”的点子,一路写下来,如今《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已经风靡全球,电影、游戏、玩具、服装等相关产业获利甚巨,让这位昔日靠补贴为生的单身妈妈成了坐拥10亿美元的巨富。

  工业化旧城的更新和重构当然也是从艺术开始的。业已基本瘫痪和废弃的工业园区,使用成本低廉、自由,管理方式宽松,引得流浪艺术家、草根艺人、非主流先锋派、个体自由职业者纷纷进入,这些草根们,在脏乱的工业废墟里追求个性、标新立异,追逐艺术的真谛。

  可是,随着艺术带来的影响力渐渐形成,慢慢放大,政府来了,整治环境,疏通道路,完善政策,理性地安排调整“废墟”里的一切。于是,成本上去了,管理严密了,权力与资本成功抢走了艺术的“话筒”,商业置换了艺术,艺术转换成了贴金的符号和标签。紧接着,消费精英化、商业高端化、居住酒店化成为这里的典型形态,如纽约的曼哈顿下城海边,北京的798艺术区等,原本顺理顺情的“草根”创意链条被芟除扭曲,“奢侈城市主义”又回来了。

  一个不可不说的事实是,在不少城市里,政府主导型的文化产业园很常见。固然,这彰显出地方政府城市转型升级的决心和魄力,但我们要问的是:设“园”之前,文化产业的内涵弄清没有,创意人才有着落没有,创意到产业的链条有对接之策没有?如果没有因应之策,此园最后很可能就会变成餐饮、小卖部充斥的一座园,有的干脆成了“山寨”世界创意的园。

  创意至少要深谙两样东西:一是文化传统,二是世态人心。有了深厚的文化传统,创意就会成为大文化中的一棵健康的“树”;懂人心,并点化诱发,就有了“朕知道了”的热销。所以,创意是慢工细活,是“孵”灵气的活,我们的决策者们要学会等待,学会顺势而为。

扫一扫,加微信
 
 
 
 
网络-建设-拷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