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中式新漫画成宠儿 漫画产业需要精耕细作

截至目前,四大名着系列漫画作品已有7种语言形式、近20个版本发行,成为在海外介绍和传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文化部近日发布的《“十二五”时期国家动漫产业发展规划》中,高度重视漫画创作在动漫产业链中的基础性作用,打造受众欢迎、具有市场基础的漫画形象和产品被写入其中。2011年,我国动漫产业继续保持了“十一五”时期蓬勃发展势头,其中漫画产业作为动漫产业的基础性传统产业门类,成为推动动漫产业发展壮大的中坚力量,并在内容原创、市场营销、新媒体传播方面展现出一系列发展新特点、新趋势。

  中式新漫画成市场宠儿

  近日,青年漫画家莲羊精心绘制的原创新作--漫画故事绘本《龙肆》出版上架。该书融合我国神话传说中的神魔、志怪、佛教等传统文化元素,以亲情和人性为主题,借助国画手法绘就了“龙生九子”的故事。作为一名潜心学习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并积极尝试将其引入漫画创作的新锐漫画家,莲羊对《龙肆》的市场前景十分看好,“随着传统文化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借助国画绘制手法将中国传统文化元素融入漫画,讲述一个关于中国龙的故事,相信《龙肆》会有比较好的市场反响”.

  无独有偶,在今年4月举办的第40届泰国国家图书展览会上,由天津神界漫画有限公司创作的泰文版《红楼梦》、《水浒传》等四大名着漫画作品在全球首发亮相,受到泰国民众的喜爱和热捧。截至目前,有7种语言形式、近20个版本的四大名着系列漫画作品在全球发行,让天津神界在获得国际市场丰厚回报的同时,也成为在海外介绍和传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上世纪90年代,伴随海外漫画特别是日本漫画竞相进入我国市场,培养出了对日式漫画情有独钟的读者群,国内漫画界也出现了从绘画风格到内容题材上对日式漫画的模仿。而近年来涌现出的以四大名着系列、《偷星九月天》、《神精榜》、《龙肆》等为代表的中式新漫画,在基本形式、表演语言、艺术特色、创作模式、发展方向等方面都不同于日式漫画,具有民族特色的漫画产业发展格局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中国美术家协会动漫艺委会常务副主任庞邦本说,中式新漫画一般借助中国传统故事等文化题材,或与现代生活内容紧密结合,多是以主要人物和群体为对象演绎故事的章回体式长篇漫画。他还表示:“漫画创作回归传统并体现中国的语言、造型值得肯定。其实,老漫画家的创作深度正是新漫画人需要特别学习之处。唯有此,我国漫画产业发展才有持续发展的生命力。”

  “中式新漫画的故事来源于中国人对历史传统和现实生活的感悟,其创作风格上实现了审美的本土化,可以说是找到了自己的文化土壤。”天津神界漫画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维东说。

  有业内人士表示,2007年以后出现的漫画无纸化创作模式逐渐风靡,这种通过使用电脑、绘图软件、手绘板等现代工具的创作,改变了以纸、笔、拷贝台、网点纸等传统漫画绘画工具进行创作的方法,推动了中式新漫画作品的大量涌现。“新的创作模式降低了从业门槛,节省了物质成本与时间成本,大大提高了漫画创作效率。”知名漫画家颜开谈到《神精榜》创作时说道。

  “这一模式使快节奏创作和丰富的信息呈现成为现实,特别是全彩色漫画更能借助手机、互联网等新媒体手段传播,中式新漫画更适合产业化发展路径。”陈维东坚定地说。

  畅通市场营销渠道是关键

  出版发行和销售渠道是决定漫画产业化水平的关键。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鉴于作品发行渠道有限、平面媒介出版水平参差不齐、市场运作各环节尚未完全打通等因素制约,市场渠道不成熟的“短板效应”依旧制约当前我国漫画产业的发展。

  这一状况让像莲羊这样的年轻漫画家初入漫画市场时吃了不少“哑巴亏”.莲羊表示,漫画创作新人在与出版社合作过程中,出版社往往会把包括作品出版、发行、衍生开发等在内的权利签下,“这种买断式的操作往往会使作者得不偿失,因为有些出版社根本不具备帮助创作者进行全方位运作的能力,而作者跟其他方面合作还要受到出版合同条款的制约”.

  作为国内一线漫画家青睐的签约合作方,《漫友》杂志已捧红了国内众多漫画家。“我们与作者的合作形式比较多样,既有独家经营运作也有非独家的项目签约。采取何种合作方式是双方沟通的结果,完全买断不一定科学。如果给作者丰厚的条件,并有能力全部包揽作品的营销推介,对作者而言岂不乐哉?所以根本上是要看出版社能够经营到何种程度。”《漫友》杂志社社长金城别有一番见解。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绘本馆编辑刘扬表示,的确应该从尊重作者、保护作者权利的角度去谈合作,“找到漫画创意、画风和故事俱佳的项目并不容易,对这样的项目,与作者谈合作、搞开发,出版社的经营运作的基本功一定要跟得上”.

  在金城看来,简单的一本书式的开发对漫画作者而言风险是很大的,如果运营不好就很可能落入“市场冷宫”.“虽然国内漫画出版市场竞争激烈,但从总体上看并不成熟,而国内漫画出版社真正放水养鱼的则是少数”.

  据了解,《漫友》杂志社2011年的市场发行同比增幅超过了30%.“但国内漫画市场发行和流通渠道还是比较单一和狭窄,市场能量还没有得到充分释放,无论是书店、书报亭还是网络商城,对产业发展的作用似乎还是蜻蜓点水。”金城遗憾地表示。

  颜开对此表示赞同:“漫画作品销售渠道一般是两条线,实体与网络书店这条线以绘本等漫画图书为主,而占市场更大份额的漫画期刊、杂志则多见诸于报刊摊儿,这实际上是销售渠道建设处于初级阶段的表现。像漫画产业发达国家的作品是可以进入艺术馆、美术馆等高端艺术场所的。”

  以手机新媒体为代表的传播手段的丰富,被认为是拓宽漫画作品出版发行渠道的重要推手。金城认为,“移动终端的出现推动漫画传播消费前进了一大步,真正的手机漫画实际上应该卖故事,但现阶段的手机漫画下载销售量主体是单幅彩信,国内手机漫画市场仍处在培育和成长摸索阶段”.

  颜开带领的团队创作的漫画单行本《神精榜》已发行到几百万册的规模。他以《神精榜》为例做了一番比较:当前国内漫画界与动画界相对还比较脱节,产业链未完全打通,未形成良性互动的发展模式,“像达到《神精榜》这样发行规模的漫画作品在国外早就拍成动画片了。实际上,凭借发行可观的漫画作品积累起的观众基础,再去拍摄相同题材的动画片更容易获得成功”.

  标准出台恰似“车同轨,书同文”

  据莲羊介绍,她的部分漫画作品在2011年首次登陆网上苹果商城时获得“最佳用户特别体验奖”,这进一步坚定了她借助新媒体营销个人作品的决心。她说,《龙肆》的ipad版将与书籍版同步推出。不单像莲羊这样的独立创作人,像天津神界、广州漫友等漫画企业更是积极涉足手机漫画业务领域,不少企业还成立了自己专门的创作研发团队。

  漫画原创作者与企业重视和努力的成果,可以直观地体现在移动手机运营商的收入数据上。中国移动手机动漫基地副总经理曾达峰表示,中国移动手机动漫基地今年第一季度销售收入超过3500万元,环比增长一倍,年内预计收入3亿元,预计2016年产值将达到72亿元。

  中国电信动漫运营中心副主任李鸿年也谈到,调查显示,18岁至22岁的校园学生群体占手机动漫消费群体的17%,其下载消费量却占到了总流量的53%,年轻人的市场将会越来越大。而且在信息碎片化时代,手机用户是电脑使用人数的3倍,使用时间是电脑用户的5倍,那么移动互联网的商机约是互联网的15倍。移动互联网使得手机动漫等小众市场消费成为可能并全面迸发。

  长期以来,手机漫画从创作到上线的各环节缺乏一套健全统一的行业标准。“不同的运营商要求的画面数据格式各不相同,只能同时准备好几套方案,创作和数据格式转化成本自然就高了。”一名动漫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没有统一标准的问题直接制约了手机动漫产业的发展。

  目前,由文化部牵头开展的手机动漫标准制定工作正在有力有序地进行。这一由动漫行业政府主管部门、科研院所、动漫企业、移动运营商等各方共同参与制定,涵盖手机动漫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的行业标准,主要包括动漫产品数据格式标准、运营服务标准、内容创作标准、用户服务标准、硬件标准5个方面的内容,并将在手机动漫服务内容、服务渠道、用户权益保护3个方面制定详细的规范。

  陈维东说:“手机动漫标准制定的作用近似于‘车同轨,书同文',标准的制定无疑将大大降低企业生产成本和市场准入门槛,另一方面则会使更多更好的漫画精品充分涌流”.

  作为移动运营商手机动漫业务主要技术支持服务商,北京中科亚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手机动漫业务领域已有多年摸爬滚打的经验。该公司董事长贾松涛说:“这一行业标准将有望解决长期制约手机动漫产业发展的技术难题,是推动产业发展的的重大利好。”

  贾松涛介绍说,中科亚创在今年3月参展日本东京国际动漫展时,向日本动漫界人士介绍了中国手机动漫行业发展现状、手机动漫标准出台等内容,引起了日本有关机构的浓厚兴趣,双方已就合作开拓中国市场进行了积极接触和深入洽谈。

  “实事求是地讲,我国漫画产品较之日本精品还不多,如果这一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即使行业标准等技术性问题解决了,手机漫画市场依旧很难做大。”贾松涛提醒道。


扫一扫,加微信
 
 
 
 
网络-建设-拷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