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剑走偏锋的艺术品产权交易链

   投资收益并不是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全部意义,提供一种新型市场模式才是更关键的。目前因为政策法规的不完善,这条产业链上的利益瓜分也鱼龙混杂,并无规律可循。
  “拆分”艺术品确实可以让更多的中小投资者参与其中,买不到齐白石画的一只虾,却可以通过认购股份,至少买到“一条虾腿”。这在天津文交所称为“份额化”,在深圳则称之为“权益拆分”,预计将于今年6月开张的郑州文交所则叫做“电子化”。
  这个新兴的资金“池”借助天津文交所的两件艺术品市值热炒,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市场关注与争议,这种关注甚至也延续到了份额交易模式链上的参与者们。
  据悉艺术品产权交易有一条清晰的产业链,其上市流程是,资产包发行人提出申请、相关文物部门进行售前审批、鉴定评估、上市审核委员会审核、保险公司承保、发行人对拟上市艺术品进行路演、博物馆等场所托管、承销商进场发行,全过程上网公开。
  “制度和规则文交所还在修订中”
  作为国内首个“吃螃蟹”者,曾在2010年推出画家杨培江12件作品组成资产包的深圳文交所其后发展却是波澜不惊,前三个资产包尽管涨幅不错,但交易额仅在10万元左右。深圳文交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是,“毕竟是在初级阶段,我们不敢走得过快,从投资者选择、风险控制、流程规范上都很小心”。
  深圳市景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首批正式交易商,席位编号:0003。不久前他们推出的《东方经典一号“南黄北齐”齐白石黄宾虹作品资产包》,是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推出的第4个资产包。
  该公司项目经理吴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南黄北齐”主要由我国著名收藏家刘文杰提供的四幅齐白石、黄宾虹的精品代表作组成。作价4000万元,进行权益拆分。据他介绍,投资分为定向转让(发行认购)和挂牌交易(上市交易)两个阶段,首先要在深圳文交所开立权益账户,并申请成为深圳文交所会员。与景文投资签订购买协议,以20万元为底限购买1万元/份的份额。这一发售阶段一般在一个月之内完成,之后到文交所登记确认。
  在文交所批复后,资产包挂牌交易。这时候,投资者可像炒股一样买卖资产包份额。作为交易商的景文投资也可代理开户,同时办理与银行的三方存管手续,然后下载网上交易系统参与买卖,最小的购买份额为1万元。
  但是,针对是否有会员费,以及作为保荐人接受艺术品持有人的委托按何种模式收费等问题,吴斌却以“一些制度和规则文交所还在修订中”婉转回避。据称在此前于上海举办的推荐会上,当即就有20多位投资者办理深圳文交所开户入会手续并申购了“南黄北齐”资产包产品。
  初期:一起“赚吆喝”吸引资金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艺术份额化交易模式发展的初期阶段,一部分资产包存在买断争取差价的可能,但“持有人会保留一定比例的份额”。对于“南黄北齐”这样的艺术品定价,交易所并没有太大发展空间。但由于目前普遍缺乏一个市场可供参考的价格标准,文交所适用于那些不经常出入拍卖行的艺术爱好者,及“捂着钱”的潜在投资者,在公开的买卖中参与艺术品的“定价”。
  同时,文交所在规划上必然有会员费或席位费,但初期可能会出现交易所比交易商数量还多的状况,加上交易商与文交所利益紧密,在监管缺失之下,不排除一起“赚吆喝”的可能。“好比击鼓传花,现在的目的是希望吸引越来越多的花来参与其中。”
  事实上,天津文交所的两幅白庚延作品在上市初期并没有吸引如此大量的资金入市。在有高换手的情况下两只产品日成交量都在数百万元内,并保持着高换手、高成交量的局势。直到3月中旬,第二批包括一个“天然粉钻”在内的艺术品交易品种上市后,跟入大量的投资资金。
  自此,天津文交所变成了“涨停交易所”。交易所本身显然也没有预料到市场热钱的来势如此之凶。不断有大单将交易品种价格封在15%的涨停板上,令人惊讶的是,同时上市的8只品种累积涨幅惊人地一致。成交量则在个位数或两位数间徘徊。
  投资收益并不是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全部意义,提供一种新型市场模式才是更关键的。传统的艺术品交易主要以拍卖、文博展会、文物商店和私下交易为主,是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的“袖中交易”。文交所的成立为文化艺术品的供需提供了一个沟通的平台。
  事实上为了抑制投资交易中的风险,天津交易所已采取多种措施,如为控制客户人数,文交所调整了开户条件,将原开户所需的招商银行(14。82,0。01,0。07%)5万元人民币的金卡或以上级别银行卡,暂时调整为50万元人民币金葵花卡或以上级别银行卡,才能注册份额账户。而市场人士认为,由于天津文交所上市的艺术品总市值很小,容易被资金控盘,收益可能早就透支了。

扫一扫,加微信
 
 
 
 
网络-建设-拷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