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探析:专业户越来越多 选秀这张网套牢了谁
   从2004年选秀在湖南卫视拉开大幕的那一刻开始,此后每个夏天的电视荧屏都被“选手”、“评委”、“晋级”等关键词填得满满当当,今年夏天自然也不例外。不断有人叫嚣着已经看厌了纷杂万象的选秀节目,然而一到周末,大家又都不约而同地打开电视机,指挥着遥控器在各大卫视的热门选秀节目之间摆渡。转瞬间,选秀即将迈入十年之际,它不遗余力地编织着一张梦幻的大网,将各色人士牢牢圈在其中。

  主力军一直没变



  在很多人的概念中,选秀应该是一场民间高手的选拔,电视台的镜头一扫,那些田间地头、市井街道中的传奇金嗓子随即放下锄铲、离开灶台,大步流星地走上舞台高歌一曲,赢得阵阵掌声。然而从选秀节目于中国盛行之初发展到近十年的今天,纯草根音乐爱好者从来就不曾是这个舞台上的主力军。真正的主力集中为科班学生和酒吧歌手。2004年的超女冠军安又琪在参加比赛之前曾有长达六年的北漂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她曾在酒吧驻唱、参加过中央三套的《音乐擂台》节目、出演过王子鸣、解晓东等人的MV.次年“超女”红得发紫,前五名中李宇春、何洁、纪敏佳全部来自四川音乐学院,周笔畅来自广州星海音乐学院,张靓颖曾在酒吧驻唱。多年之后,科班学生和酒吧歌手在选秀舞台上的活跃程度依旧居高不下,今年快男选秀中的热门人物贾盛强毕业于乐山师范学院音乐学院,宁桓宇就读于四川音乐学院,华晨宇就读于武汉音乐学院,左立是湖南凤凰小镇的酒吧驻唱歌手。

  专业户越来越多

  选秀编织了一张梦幻的大网,跳进来未必能成就所谓的音乐梦想,但起码能提供一次接近梦想大门的机会。九年来,无数人在这张大网中进进出出,修炼成选秀专业户。作为2011年青海卫视“花儿朵朵”全国亚军,黄夕倍有着极有辨识度的声音和外形,纯正的爵士风曾让音乐圈很多大咖鼓掌叫好,然而黄夕倍和大部分选秀歌手一样,在比赛之后的两年里缺乏代表性作品,从而渐渐走向被遗忘的边缘。在这样的情况下,参加一档选秀节目是她再次走入大众视线的最佳捷径,于是她走上今年《中国最强音》的舞台上,最终获得第四名。

  当然,黄夕倍的参赛经历还只是选秀专业户的入门级水平。头顶有2006年江苏卫视《绝对唱响》的全国亚军、2010年浙江卫视《麦霸英雄汇》全国四强头衔的丁克森今年先是参加了湖南卫视的《中国最强音》,被淘汰后又站上《中国好声音》的舞台,可谓无缝连接。“90后”宾俊杰在过去3年里曾11次参加选秀,涉及的节目包括湖南卫视的《向上吧,少年》、福建东南卫视的《一唱百和》、辽宁卫视的《激情唱响》等,直到今年,因为在《中国最强音》舞台上和章子怡的互动,才终于有了些许名气,然而终止于12强的结果意味着宾俊杰还要在选秀这条路上继续修炼。

  专业性越来越强

  随着时代的发展,出名趁早已不再是演艺圈的绝对定律,倒是默默耕耘、厚积薄发的方式成就了不少人才,吴秀波在42岁时凭借《黎明之前》一炮而红,吴奇隆在小虎队解散后沉寂十几年终于等来《步步惊心》。人人都在等一个机会,之于那些一直在幕后或者始终不温不火的音乐人而言,选秀节目和这些热门剧一样,正是他们需要的最大机会。所以,选秀这张网开始套住越来越多的专业歌手。

  在音乐圈闯荡了十年的金志文去年才终于等到《中国好声音》这个机会,在参赛之前他是专职音乐编曲,自称“音乐民工”,发行过专辑但毫无反响。而今年在《中国好声音》登台的孟楠几乎复制着金志文的经历,在幕后制作音乐多年,创作过一首有点小红的《痒》,有一张名为《我只有我》的专辑,荣获第十六届东方风云榜最佳新人奖金奖,但完全没有知名度。阿里郎组合的主唱金吉润、那英《你的微笑》的词曲作者侯磊、《甄嬛传》原声带演唱者姚贝娜、被誉为“台版苏珊大妈”的林育群,每个人说起来都有一麻袋的音乐往事,但知名度也仅限于圈内。

  机会面前人人平等,但专业选手应该认清选秀舞台对他们来说更加残酷。第一届《中国好声音》的选手关喆在参赛前就已经出过多张唱片,还曾是孙悦、毛宁等人的专辑制作人,参赛后一炮而红,身价飙升,但离开选秀舞台仅几个月,人气就迅速回落,身价也下降了不少。
扫一扫,加微信
 
 
 
 
网络-建设-拷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