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全民阅读立法:拿什么来撬动国人的“读书热”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耕读传家”的传统。但是,有调查显示:2011年我国人均读书仅为4.3本,远低于韩国的11本,法国的20本,日本的40本,更别说以色列的64本。尽管我们可以从信息获取渠道多元化的角度为此辩解,但成为世界人均读书最少国家之一的现实,对于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文明古国而言,无论如何是一种不得不直面与反思的文化尴尬。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全民阅读立法已列入2013年国家立法工作计划,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全民阅读立法起草工作小组已草拟了《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初稿,将争取在年底形成较成熟的方案提交国务院法制办。但是,这样就能撬动读书热,迎来一个全民阅读的春天吗?

  年轻人为什么不读书?



  最令人忧虑的是,年轻人不读书了。公交上、地铁内、道路旁,还有多少年轻人在读书呢?微博、微信或网络游戏早已占据了他们的生活空间。而在经历了硬实力的较量之后,各国如何凭借文化软实力,最终赢得关于未来的竞争,从某种意义上说,取决于各国的年轻人。

  许多人都在关注一个问题,为何一个发展日新月异、天天向上的发展中国家,却面对着一个热衷于自我贬抑与自我矮化的“屌丝”时代,为什么年轻人选择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的精神自嘲背后任凭自尊萎缩?

  一个可能的解释是,新一代人面对着蜂窝社会的到来,除了事业成功和消费主义之外,找不到另一种生活的可能,面对现实的挫败,只能从整个社会的集体恶搞中寻求慰藉。

  为什么不读书?因为在新一代年轻群体的价值判断中,“读书有用否”的问题已经简化为:读书能不能帮我成功,甚至于,能否助我迅速成功、即刻上位?世界上当然没有任何一本书可以包人成功的--阅读与沉思既然没有“用”,为什么还读书--这是一些年轻人之所以放弃阅读的最根本的原因。

  读书节能否撬动读书热?

  读书节并不罕见。譬如1979年开始的纽约读书节“纽约是书乡”、创办于1989年的法国读书节、启动于2001年的日本儿童阅读日,都已成为这些国家的读书节日。

  我国也将孔子诞辰日确定为“全国阅读节”,然而有所不同的是:首先,上述国际知名读书节少有政府立法推动,而往往是全民自发的产物,这从读书节命名已可见一斑。法国读书节最初命名为“阅读疯”,最后定名为“欢乐中的阅读”,问题是,欢乐是可以强制的吗?其次,对于这些成功的读书节而言,全民读书是因,读书节是果,如果不是先有土壤再栽种果树,而是反过来把果子强插在树上,然后幻想着果子可以把土壤催生出来,可能吗?

  重新撬动国人的读书热情,不是不能靠政府,而是怎样靠政府。

  提倡阅读的口号在我国已经喊了多年,但一直未见真正实效,原因还在于我国的图书资源整合配置不够完善,没有坚实的阅读硬件条件支撑,全民阅读就只能成为口号和幻想。

  更重要的是,尽管各级政府一直将提倡读书作为文化强国的宣传重点,但全民阅读热情却并不是政府强力提倡可以推动的。关键在于,能否在社会中重建鼓励阅读的游戏规则与奖励机制。具体如何才能重建阅读的氛围、规则与机制,才是对政府的真正考验。这样的考验,远非一个阅读节或者一个条例可以轻易解决的。

  读书是中国人生命中的DNA

  尽管当下社会读书之风不盛,但是,阅读所代表的那种中国式的文化传承和生活方式,并未泯灭,它依然存在于中国人的血液中,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因为人们选择延续这种文化思想方式,那么它就不会轻易消逝。

  读书依然是中国人生命中的DNA,问题是怎样唤醒它。对于政府来说,与其设立全国读书节,与其制定各种各样的条例,不如为公众读书创造更多便利,更给力地提供公共产品及服务。最重要的是,尽快让浮躁的社会心态冷静下来,让人们可以静下心来读书,有地方读书,有好书可以读,并且,让读书重新成为年轻人中的时尚,如是,读书方可以为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寄上一份厚重的期许。

扫一扫,加微信
 
 
 
 
网络-建设-拷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