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为孩子们守护梦想,我感到很幸运
                     2013年9月24日 9:11           来源:中国文化报

   本报记者  王  位  文/图

   9月10日至20日,受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和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CBBY)的邀请,2012年和2014年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玛丽亚·赫苏斯·吉尔来华访问。在北京参加交流活动期间,她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每天都离不开中国茶

   齐肩的银发、和蔼的笑容、优雅的举止……或许是长期为孩子们工作的缘故吧,玛丽亚自然流露出的亲和力会瞬间拉近距离,让采访仿佛变成了老友间的下午茶聚会。“我太喜欢中国茶了!你知道吗?在欧洲,人们喜欢喝冰水和碳酸饮料,那很不健康。”她一边说着,一边端起茶杯,“来到中国以后,我每天都离不开茶。喝热茶感觉很舒服,让人全身暖暖的。”玛丽亚开心地说。

   1995年,玛丽亚曾经到访过中国。“我和朋友们去了桂林,那里的山水实在太美了!”她回忆道。此外,首都北京也给玛丽亚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那时候,马路上的自行车流像潮水一般。”她说,“这一次,几乎看不到自行车了,满大街都是汽车。”虽然她也认为城市发展必须兼顾环境保护,“但从另外一个侧面来看,这确实是现代化建设取得的成果。”

   谈及此次访华的目的与期待,玛丽亚表示,随着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深入,大家渴望了解彼此的心情是相同的。在北京,她参加了由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主办的“与安徒生奖对话——中国儿童文学的国际视野座谈会”。“我非常高兴再次来到中国,结识更多中国朋友,与他们分享对文化、对文学的观点。”说着,她像变魔术一样从手提袋里拽出一份行程单,并且耐心地指给记者看。“这几天,我还会去合肥、南京、上海等。如果你又想到什么问题要问,千万别忘了给我打电话啊!”她叮嘱道。

   别把孩子当成小傻瓜

   自从担任安徒生奖评委和评委会主席之后,不少人误以为玛丽亚是丹麦人。事实上,她来自热情奔放的西班牙。1976年至1981年,玛丽亚在巴利亚多利德大学取得艺术学士学位后,前往英国的埃克塞特、曼彻斯特和邓迪大学学习语言和文学。走出校门后,她进入西班牙Ediciones SM出版社,一干就是20年,起初担任对外版权经理,随后做了15年儿童和青少年部门的总编辑。2009年至今,玛丽亚担任IBBY西班牙片区总裁。2010年,她出任了在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古城召开的第32届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大会主席。

   玛丽亚告诉记者,她目前在马德里工作和生活,是SM基金会西班牙和拉美区阅读项目协调员。一个数十年从事儿童文学工作的人,她的童年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回忆的闸门被一点点开启。“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时,便读了不少翻译作品。印象深刻的包括英国作家查尔斯·路德维希·道奇森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以及法国作家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玛丽亚认为,他们的作品真诚、易读,充满人文关怀和哲学思辨。

   就像童话故事中的爱丽丝一样,玛丽亚也踏上了一段奇幻旅程。能够为孩子们工作,她觉得自己很幸运。“孩子们都非常聪明,能够分辨出什么是诚恳、什么是做作,所以永远别想糊弄他们!”她说,“我最欣赏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是写《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的罗尔德·达尔,他将孩子看成独立的个体,而不是不懂事的小傻瓜——这尤为重要。”在玛丽亚看来,童心的宝贵之处在于相信梦想,并坚定地认为美梦总会成真。她表示,自己的工作就是要为孩子们保护好这些梦想。

   评奖让她“压力山大”

   安徒生奖由IBBY创立于1956年,以童话大师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的名字命名,每两年评选一次,奖励世界范围内优秀的儿童图书作家和插画家。与诺贝尔文学奖一样,安徒生奖不单纯着眼于某一部作品,而是表彰作家和插画家的整体成就。2008年和2010年,玛丽亚都是安徒生奖评委,2012年和2014年,她出任评委会主席,成为安徒生奖的“大管家”。

   目前,有一件事让玛丽亚感到相当头痛。她表示,获奖很风光,评奖很纠结。玛丽亚告诉记者,虽然距离2014年安徒生奖揭晓还有一段日子,但评委们的工作已经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了。“我们有10个成员,每天就不同作品交换意见。”在她看来,如果只是单纯地阅读一部作品,那当然可以获得放松和愉悦,然而要在众多作品中决定孰优孰劣、孰高孰低,那种压力不是外人能够想象的。“一旦评委之间出现分歧,我们投票、投票、投票……直到有人获得相对多数票。”玛丽亚苦笑着说。

   面对业内人士和媒体经常提出的“您觉得某位作家的作品如何”“您预计下届安徒生奖花落谁家”等问题,玛丽亚很感谢大家对安徒生奖的关注,但也非常无奈地表示,安徒生奖创立至今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备的评选规则,任何个人的好恶都不能够凌驾于规则之上。“我们最终会用民主表决的方式选出。作为评委会主席,我保证评奖公平、客观,并且没有地域偏向。”她说,“唯一能给出的建议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务必坚守作品的质量。”
扫一扫,加微信
 
 
 
 
网络-建设-拷贝